山東人在酒桌乃至一般的家庭飯桌上立下了很多規矩。比如酒桌上的座次有主陪、副陪,主賓、副主賓,其他依次入席。敬酒的程序也很講究,主陪敬幾杯酒,副陪再敬幾杯,最後才是主賓端起酒盃,表示感謝,同時也標志著今天的酒場結束了。上什麼菜,先上什麼菜,最後上什麼菜,同樣有著嚴格的次序。魚,是山東人酒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道大菜,魚頭要對著主賓,以魚為話題,喝酒要頭三、尾四、背五、肚皮六。無魚不成席,誰家設宴請客連魚都沒上,一是說明這家人不懂規矩,二是家境不好,魚都買不起了。到農村你會看到,過年的時候主人會把魚掛在院子里,一方面是便於存放,再一個就是告訴左鄰右舍我家買魚了,日子過得還算不錯。
  與之相媲美,巴西人也是很有理數,人家舉辦世界杯把能夠做到的基本都做到了,把能夠做好的儘量發揮到極致。像廣大球迷喜歡的加時賽、踢點球決勝負,已經成為淘汰賽一道靚麗的風景。咱這裡是無魚不成席,人那廂則不加時不成賽,打加時了嗎,巴西隊如果不打加時賽,就不好意思跟巴西人打招呼,贏了也沒地位。巴西隊更是起到東道主的示範帶頭作用,一上來就打完加時踢點球,不知道的還在罵斯科拉裡帶隊不行,豈不知這是巴西人民送給全世界球迷的大禮,多看會兒,再多看會兒,世界杯四年一次,難得一聚。
  對那些加時賽輸球的隊伍來說,也是希望始終在眼前,多在場上獃一會兒,就多一分繼續前行的可能。奧巴馬率他的一幫伙計在白宮為美國隊加油,儘管輸了,奧總也不會多麼難過,克林斯曼也無可指責,打加時賽才以一球小負。都說踢點球殘酷,但是踢點球決勝負也是一種最為人性、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方法。贏的,運氣好;輸了,這就是殘酷的點球大戰,無可指責。前些年,國際足聯與人性作對,把加時賽搞成“突然死亡”,曾一度揚言取消加時直接踢點球。招人大罵,實在招架不住,國際足聯又改了回來。
  算算每場淘汰賽多打半小時,甚至更長,球迷能多看多長時間的球。對球迷而言,這就是幸福,這就是快樂,這就是滿足。人生苦短,世界杯四年才一次,在加料不加價的前提下,為球迷多做點事,亦如行善積德。就像我們吃完了魚,再回爐做個酸辣湯,不用多花錢,主賓雙方好好敘談敘談,增進友誼,且有助消化,何樂而不為。
  從報紙上看到,我的一個記者朋友在巴西瑪瑙斯遭劫。行前,我們在貴陽似乎談起過此類問題,當時給他的建議就是巴西小劫匪要錢要物不要命,遇劫一定是不追不攆不搏鬥,世間萬物不捨不得。可這位朋友到底還是捨不得,以血肉之軀譜寫中國記者瑪瑙斯捨身追劫匪的光輝篇章,場內不行,場外找補,從另一面展現了中國男人的血性。
  但是請註意,眼下的巴西時興打加時踢點球,徒手光膀與劫匪搏鬥,不是這個國家的步點節奏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沒魚不成席)
創作者介紹

深圳

fr16friqt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