暮秋時分,層林盡染。
      宏觀基本面稍有寒意,但亮點亦閃爍其間。從剛剛公佈的三季度數據來看,就業、能耗、裝備製造、大眾消費等數據,顯示出中國經濟進入了“提質增效”的新軌道,值得點贊。
      藉此,延宕久遠的思維定勢也需拐上一個新的軌道,只唯增長的數據解讀也需有個新的轉變,動輒悲觀的憂患心態更需有個新的改觀。如此,方具備對應“新常態”的機能系統。在這一過程中,需要辯證看待發展速度的快與不快,經濟運行的變與不變,發展過程的難與不難……
      當然還需要辯證看待穩增長與促轉型、調存量與引增量之間的關係,更需要辯證看待投資與防範政府債務風險的關係等等。所以,在習慣GDP速度回調之時,地方政府要在快與不快之間找到平衡點,在變與不變之間找到結合點;在利與不利之間找到轉換點。
      因此,對市場寄以預期的衡量指標,可能迥然於以往,譬如就業數據,未來可能和許多國家一樣,成為判斷經濟健康與否的重要值。再譬如關於新業態的發展、能耗的完成等指標,在整個經濟奏鳴曲之中,它們業已成為那個最跳躍的音符。
      為此,《每日經濟新聞》推出“秋季數據辯證觀”專題報道,今日刊登專題中的“快與不快”、“增與不增”兩組話題。明日還將刊出“高與不高”、“新與不新”兩組話題,敬請關註。
      三季度經濟數據回落並不出人意料。昨天(10月21日),國家統計局公佈數據顯示,第三季度我國GDP增速下滑至7.3%,較二季度回落0.2個百分點,創下2009年一季度以來的新低。但整體來看,前三季度GDP增速仍企穩於7.4%。
      我國經濟在經歷了連續多年的高增長後,進入了“新常態”時期。新常態下,提升經濟增長的質量成為了重中之重。
      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三季度經濟下行主要是投資增長乏力及去年同期基數較高原因所致。四季度經濟環境可能略好於三季度,經濟增速可能企穩略升至7.4%左右,全年GDP增速仍可能維持在7.4%左右的合理區間。
      內需低迷致經濟下行
      三季度經濟增速回落在市場預期之中,拉動經濟增長的“三駕馬車”中,投資和消費均表現較乏力。
      數據顯示,拉動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——固定資產投資屢創新低,1~9月份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僅為16.1%,較上月回落0.4個百分點;而9月份社會消費同比上漲11.6%,較上月繼續回落0.3個百分點。
      浦發銀行報告稱,9月單月固投增長僅為11.5%,拉動投資反彈的力量僅在中央政府主導的基建投資,自主性投資依然低迷,反映內生增長動力依然不足,但基建托底力度有所減弱,9月基建投資增速依然呈現回落態勢,同比增長為16%。
      分項來看,只有鐵路投資出現加速,1~9月的累計增速達25%,超過上月4.5個百分點,但在水利建設、道路交通和公用事業等領域出現放緩。
      浦發銀行報告表示,他們傾向於認為基建投資放緩受到平臺融資受控的影響,這與近期表外融資下行趨勢一致。從數據來看,地方項目的累計增速從8月的13.3%大幅下滑了1.9個百分點,至11.4%。
      一位央企高管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地方政府對於大項目十分看重,頻繁與央企接洽,但是央企也要綜合考慮地方政府財力和經濟發展前途。
      雖然9月工業增加值反彈至8%,相比8月6.9%的斷崖式下跌回升十分明顯,但由於各行業需求強度影響不同,增速出現鮮明分化,拉動生產反彈的最大因素是外需。
      工業企業出口交貨值的名義增長達到10.6%,這與分所有制企業中外資企業的反彈力度較高相一致。
      從國內行業來看,偏上游和產能過剩行業的生產依然低迷,如鋼鐵、紡織、專業設備行業的工業生產增長處於低位;相對而言,中下游的工業生產保持穩定,如計算機和通信、汽車製造、化工製造、金屬製品行業的工業生產增長維持了10%以上增速。
      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盛來運解釋說,三季度增長速度回落原因是多方面的,既有去年同期對比基數比較高的原因外,更重要的是因為三季度以來,經濟三期疊加的壓力,結構調整的陣痛超出預期。
      他說,結構調整的陣痛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:一是多年積累的傳統產業的產能過剩,這個問題仍然比較突出;二是今年以來房地產持續調整的累積效應有所增加。這兩個因素,短期來看會影響相關企業的生產、消費和投資。
      房地產成重要拖累
      從數據來看,房地產的低迷對經濟的拖累作用十分明顯。今年前9個月,全國房地產開發投資達68751億元,同比增加12.5%,增幅較上月回落0.7個百分點,投資增幅目前已連續8個月持續回落。其中,1~9月住宅累計投資46725億元,同比增加11.3%,增幅較上月下降1.1點。
      連平直言,房地產開發投資同比增速比上半年回落1.6個百分點,是拖累投資增長的最大因素。
      鏈家地產研究部分析師張旭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在樓市整體持續調整的大環境下,“金九”成色遠不及往年,加上房企融資環境尚未改善,資金壓力依然較大,故投資意願也持續降低。
      前9月商品房銷售面積並沒有太大改觀,同比下降8.6%。其中,住宅銷售面積為67669萬平方米,同比下降10.3%。商品房銷售額為49227億元,同比下降8.9%。
      若從庫存角度看,全國範圍內的商品住宅待售面積為37676萬平方米,同比增幅為28.5%,較上月增加1.6個百分點,庫存壓力依然呈增大趨勢。
      這也直接削弱了開發商的拿地意願:1~9月全國土地購置面積為24014萬平方米,同比下降4.6%,較上月增加1.4個點,已連續7個月出現同比下滑。
      房地產行業的低迷已經明顯傳導至其上下游企業,中國建築玻璃與工業玻璃協會常務副會長張佰恆表示,“玻璃行業的寒冬已經來臨,而真正的苦日子可能還在後面”。
      據瞭解,玻璃行業因地產投資放緩而訂單量驟減,且工程訂單因其交貨及結算周期過長,墊付資金過大,一般中小型玻璃深加工企業根本承擔不起。
      經濟增長“水分”減少
      經濟數據有憂也有喜,1~9月份城鎮新增就業超過1000萬人,提前完成目標任務。物價指數CPI方面,1~9月份上漲2.1%,總體上是穩定的。
      盛來運說,從這些指標來看,雖然增速略有放緩,但國民經濟運行仍在合理區間。在國際形勢目前複雜多變,國內三期疊加壓力不斷加大的情況下,經濟能夠保持平穩運行,應該說是一個非常不容易的事情。
      連平也表示,“雖然需求整體下滑,但出口中的虛假貿易成分、消費中的腐敗和浪費性消費以及投資中‘政績工程’水分都得到進一步的擠出。”
      關於四季度,交行判斷,受美國經濟持續回暖、人民幣匯率穩定和國內穩外貿措施發力的影響,出口將繼續保持穩定增長,預計四季度出口增速將保持在10%左右,全年出口增速在7%左右。
      交行認為,四季度經濟增速可能企穩略升至7.4%左右,全年GDP增長仍可能維持在7.4%左右的合理區間。
      盛來運提到,房產政策有所鬆動,有些媒體評論是新一輪的救市。但是,他認為這是政策在向市場調節回歸。
      “以前房地產市場的調控更多的是用一些行政的手段,現在放開限購也好、限貸也好,實際是減少行政的干預,更多的讓市場發揮調節的作用,這是符合改革的方向的。”盛說。
      張旭說,中央定向穩增長的態度愈發明確,當前流動性偏緊的局面將有所改善,在整體經濟流動性鬆動的情況下,房地產相關融資成本也或將出現下降,這對於降低房企融資難度,緩解其資金壓力都具有一定積極的作用。
      多家機構分析人士均認為,中國經濟不需要大規模刺激政策,因為這會使得已經漸出成效的結構調控和“去杠桿”進程受阻,並且經濟增長需要給改革留出一定空間,但財政和金融政策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或會有所加強。(記者 胡健)    (原標題:三季度GDP如期回調 新常態下經濟“質量為重”)
創作者介紹

深圳

fr16friqt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